Such a beautiful affair. Such a beautiful life.

一个话很多非常喜欢xjb叨逼的人

送星星的人(喻黄)


*一个傻白甜的无脑童话(?
*并没有什么逻辑可言X
*最近被语文荼毒得觉得自己哪句话都是病句哪个标点哪个成语都是用错的OTZ……下周上八天课期末考修罗期,更新先等一等吧……(土下座
========
1.
喻文州第一次发现自己能在睡觉前看到天花板上的星星是在小学的时候,他当时还揉了揉眼睛确定了自己不需要去看眼科,那确实是星星,而且比天上肉眼能看到的大很多,金黄色的,还能时不时闪一下。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在自己房间的天花板上,水瓶座的思维还是让他很快接受了这个设定。他试图旁敲侧击问问别人能不能看到,得到的都是否定的回答。

最神奇的是星星的数量还会变化。

一开始只有一颗,后来变成了两颗、三颗,甚至更多,当然数量也不是一直增长下去的,大多数情况会稳定在两只手数得过来的数量,偶尔会减少,比如他小学毕业的那个暑假,星星的数量一下子少了四颗。

他也有思考过这些星星代表了什么,说不定他就是个被选中的孩子。

后来他的人生似乎也没出现什么变化,别说展现出什么惊人的天赋了,连打游戏手速都被欺负,于是他果断否定了这个想法。

2.
喻文州上了大学还是能看到那些星星,尤其是随着社交的范围越来越广,星星也多了不少。他试图想出一个还能接受的解释,结果还是无疾而终了。

当然这种困惑在他某天晚上半夜醒来的时候结束了。

那是一个晴朗的夏天的夜晚,发着淡黄色月光的月亮缀在墨色的幕布上。原本喧闹的蝉鸣声忽然停下,喻文州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在半夜醒来,但显然有一些更大的问题值得他关注。

比如站在他床边拎着一个袋子的人。

喻文州吓了一跳,但他默不作声地躺着。对方背对着他,似乎在袋子里翻些什么。

他本能的反应是入室抢劫,并开始估计自己装睡不被发现的概率和现在跳起来成功把对方放倒的可能性。他斟酌了一下,还是选择了前者。

但那个人接下来的举动让喻文州大吃一惊。

“这人叫什么?喻文州?”那个人嘀嘀咕咕着,似乎完全没有发现躺在床上的名字的主人已经醒了。“哎呀怎么这么多他的星星啊,搞的我工作量都增加了不少,不过人看上去是还挺帅的……”

喻文州一时竟不知道应该说什么,不过立刻将入室抢劫的可能给排除了,那个人从袋子里掏出来了什么东西,他一看,金黄色的,和他天花板上的星星一样。

那个人转了过来,喻文州借着月光勉强能看清他的样子。看上去和自己差不多大,长得阳光帅气,头发被月光笼上了一层银辉,看得出来不是黑色的,但喻文州并不能准确地判断到底是什么颜色。

不过很适合他。

青年还是在没完没了地嘀咕着,然后一挥手把那些星星往天花板上一甩,又在空中拍了几下,似乎是在把星星贴牢。他满意地欣赏了一下自己的工作成果,打开窗户一溜烟就没影了。

喻文州还愣着,刚才发生的这些已经超出他的接受范围了,等回过神来的时候他才意识到自己家住二十楼。他猛地掀开被子,连拖鞋都没穿就跑到窗边往下看。

什么也没有,下面是绿化带,一片低矮的灌木中隔几步路就是一棵香樟,普通得不能再普通。不远处河边的柳树上,蝉又开始了它们的夜间音乐会。

和以往没有任何不同的,夏天的夜晚。

3.
喻文州觉得那个青年还会出现,事实也证明了他的想法。

那天他和往常一般入睡,却又在半夜醒来,这次那个青年似乎已经贴好了星星,正在收拾东西准备离开,喻文州担心他就这么走了,翻身下床一把抓住了对方。

青年吓得大叫了一声:“我靠你怎么醒了?不对不对你居然看得到我?”

喻文州一挑眉,觉得事情变得更有意思了,他反问道:“你是谁?为什么会出现在我房间里?”

当喻文州去厨房给他倒了一杯牛奶时青年才坐下来跟喻文州开始了正常交流。

“我叫黄少天,是一个……呃,如你所见,是一个送星星的人。”他说着指了指喻文州上方的星星。

喻文州皱了皱眉,显然是对这个解释很不满意。“那些星星是干什么的?”

“咦你不知道吗?这些星星其实是一个人心意的结晶,然后我的工作就是把这些星星送到对应的人那里去的。别小看我这个工作,这可是一项非常重要的事,以前居然有同行嘲讽说跟快递一样……”

喻文州揉了揉太阳穴,他看到墙上挂钟的时针已经指向了数字一。“能说简短点吗?”

黄少天停下来看了看他,一脸无辜的表情让喻文州实在说不出狠话。他现在算是看清楚了,黄少天的头发是浅茶色的,在只开了一排壁灯的客厅里看上去像浇了蜂蜜。

有点可爱。

“就是说如果你喜欢一个人,你的心意就会变成一颗星星,我就负责把星星送到你喜欢的人那里。”黄少天又抬头看了看喻文州头上方的星星,“不过你居然这么受欢迎,这得有多少颗啊……”

喻文州也抬起头来看了看,他吓了一跳,怎么也没想到星星居然是这个意思。

“不过为什么你看的到我啊?虽然我确实干了这个没几年,以前也没遇到过这种事啊?”黄少天上下打量了一下喻文州,也没看出什么特别的来。

“可能是我天赋异禀?”喻文州笑了笑。

黄少天愣了一下,把喝完牛奶的杯子放在茶几上,站起身拿过旁边的袋子,“时间不早了我还有几个星星要去送,我们挺有缘的啊有机会再聊。”

喻文州躺会床上没过多久就睡着了,第二天醒来的时候他几乎以为那是一个梦,直到走到客厅看到了放在茶几上的空牛奶杯。

他想起那个叫黄少天的青年,忍不住微笑了一下。

4.
黄少天偶尔会在夜里送星星的时候跑到喻文州房间跟他聊几句,喻文州也想过他是用什么在不同人房间之间飞来飞去的。

“据说很早很早以前他们是用驯鹿雪橇的。”黄少天想了想,回答道,“后来有人觉得太慢了,就不停在更新换代,我这个是机车,怎么样,很帅吧!”

当然他所有见到黄少天都是在深夜,所以当他在学校里上课时转头看到黄少天坐在自己旁边也吓了一跳。

“你还能在白天出现?”喻文州拿了一张草稿纸在上面写道。

黄少天眨了眨眼睛,回道:“为什么不行?”

喻文州语塞,也不知道应该如何继续话题,好在和黄少天聊天从来不怕冷场。

“你看旁边两列的那个女生,看到她头上的星星了吗?我白天的时候会去收这些星星,晚上送到星星上面名字的主人那里。”黄少天指了指旁边的女生。

“可是我看不到。”

黄少天歪着头想了想,然后用手指在喻文州额头上画了一个六芒星。“这样应该可以了吧?”

喻文州眯了一下眼睛,果然看到了旁边女生头上的星星。

“如果我有了喜欢的人,头上也会出现星星?”喻文州问道。

“那当然啦,然后我就会来收走星星,把它送到你喜欢的人那里。所以你最好专一一点,不要增加我工作量了。我遇到过一个哥们儿,一个月让我送了三次,据说其中一个姑娘还答应他了,我都想上去挥他一巴掌。”

喻文州笑了笑,“少天放心好了。”

不过黄少天也挺好奇,喻文州收到过这么多星星,居然还没有交过女朋友,短时间内好像也没有要自己去送星星的样子。他也会在白天喻文州上课的时候坐在他旁边看他,没看出个所以然,倒是理解了为什么有这么多星星会给他。

他确实很吸引人,不论是上课记笔记的样子还是开会的时候发言的样子。沉稳是别人最喜欢用来评价喻文州的一个词,但他很显然不局限于此,黄少天也知道自己话多,但是像喻文州这种跟得上他思路并且能准确提炼重点甚至能用神奇的脑回路神回复几句的倒也是个人才。

黄少天觉得他可能要帮自己送星星了。

5.
他从窗口翻进喻文州房间的时候对方已经睡下了,外面有点冷,黄少天伸手理了一下自己被吹乱的头发,立刻把窗户关上了。

喻文州的房间很干净,他无论什么时候进来都会这么觉得,天花板上的星星一颗一颗地闪着,他有点不爽,想着什么时候它们才会消失。

黄少天转头看了看躺在床上的喻文州,他的头上有一颗星星。他从来没有这么讨厌过这些他每天都要打交道的星星,但还是不情愿地走上前去收走它。

他俯身抓住了那颗星星,正打算看看上面的名字,喻文州忽然睁开了眼睛。

那双眼睛一如往常任何时候一样地看着他,黄少天不禁有些心虚。喻文州笑了,他撑起身子吻上了黄少天的嘴唇。

“我知道你今天会来。”喻文州说道,“这是送给你的星星。”

黄少天张开拳头,那颗星星上面赫然印着三个金黄色的字:黄少天。

他脸有些红,好在被夜色掩盖了。“你就不怕是单相思吗?”

喻文州笑了笑,他当然怕啊,不过刚才黄少天俯身的时候,他看到了对方头顶的星星上的名字。

FIN.
—————————————

评论 ( 43 )
热度 ( 701 )
  1. 乔沂安The zephyrs 转载了此文字
    好甜好甜

© The zephyrs | Powered by LOFTER